您当前的位置:襄阳网 > 襄阳教育 > 教育资讯 > 消息正文

为什么每周要上的课少了 教师却感到更累

2019-12-20 来源:中国青年报     编辑:襄阳

  关于减负的话题,我们常常在舆论场上见到大量的讨论,但多数情况下,人们谈到的都是如何为学生减负,为家长减负,却很少有人会想到,一线教师其实同样面对着过重的负担,因此同样需要一次切实的减负.

  针对教师减负,我专门拜访了我的小学老师,在与他的交谈中,我了解到:原来教师群体所要面对的负担,一点也不比那些看起来负担最重的学生与家长要少.而在某种意义上,也正是因为教师承担了太多与教学工作无关的杂务,影响了他们正常完成教学任务,才使得部分教学任务被迫从课堂上"外溢"到了家庭之中,既给家长添加了额外的负担,又造成家校双方的"双输"局面.

  在我的老师眼里,《意见》中提到的数种造成教师负担的典型现象,他都深有体会.其中,最"磨人"的一件事,就是各种各样的课程评比活动,或曰"赛课".由于"赛课"的结果与教师的职称评审密切相关,因此,每个学期都要来上三五次的"赛课",是老师们必须要全力应对的重要挑战.

  尽管"赛课"对教师的事业发展意义重大,但究其本质,却并不能给教学工作带来太多积极影响.每当"赛课"临近,教师们为了取得更好的成绩,都不得不将大量时间用在备课、试讲、撰写相关材料上,而这不可避免地会影响到正常教学规划的落实与展开.对教师而言,"赛课"的成果,与其说是他们想要主动争取的目标,不如说是他们不得不去争取的"负担".倘若有选择,他们其实更愿意多花些时间落实自己原本的教学计划,对学生因材施教,而不是把大把的时间投入到一场竞争性的"表演"当中.

  与此同时,对教师群体而言,形式主义也是一件令人厌烦的事.我的老师在日常工作中感受最深的形式主义现象,便是似乎永远开不完的"工作会议".没有人会否认工作会议本身的必要性,但是,在他所供职的学校,这种会议的数量实在太多,而这也不仅是一所学校的个别现象.尽管这些会议各有其名目:譬如年级会、骨干会、教学组会,等等,但实际上,许多会议的内容都是高度重叠的,根本没必要在多个会议中反复讨论.这些层出不穷的会议,不仅没能起到提高工作效率的作用,反而演变成教师们的"垃圾时间".

  另外,还有一种新的形式主义,那就是所谓的"网络研修".依照规定,每个学期,教师都必须完成一定的网络研修学时,而完成学时的方式,便是观看网络视频课程.由于教师的日常工作已经非常忙碌,大多数人没有余暇去观看这些视频课程,于是大家往往都是把页面点开放在一旁,然后去做别的工作,根本不会认真听课.这造成的结果就是:教师其实并没有学到什么东西,而只是额外完成了一项麻烦的工作.倘若如此,何必不干脆取消这种自欺欺人的线上课程,找时间把教师集中起来,让他们真真正正、实实在在地研修学习呢?

  以上种种,不过是我的老师所面对的诸多杂务负担中的一小部分,除此之外,维护学生档案材料、为学生制作影像材料、为有关部门统计学生信息、被抽调借用……这些影响教师教学工作的额外事务还有很多.尽管细细想来,这些事务似乎也确实有其意义,值得去做,而且每一项工作单拿出来,都不算特别沉重,但是,当十几项任务同时压在一名教师身上的时候,就算是最具热情、最有能力的教师也难以在有限的工作时间里将其完美完成.

  我的老师说,尽管现在每周要上的课从近20节减少到了15节左右,但日益膨胀的职责范围,却常常让他感到无所适从.对学校而言,教学方式日益多元,管理工作日益精细是一个积极的趋势,但在这个趋势里,老师不能成为那个无限承担责任的人,只有通过切实的改革,精简掉那些不必要的无用功,同时让一些不该由老师完成的工作由更专业的人去完成,才能让老师把精力重新聚焦于培育人才.(杨鑫宇)

(<为什么每周要上的课少了 教师却感到更累>来源中国青年报,版权归原作者或中国青年报所有,转载请注明原文来源出处,本文链接:http://ag2661.com/jiaoyu/zixun/2019212191.html)

相关阅读

襄阳网版权及免责声明:

1、凡本网注明 “来源:***(非襄阳网)” 的作品,均转载自其它媒体,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,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。

2、如因作品内容、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,请在30日内进行。

有关作品版权事宜请联系:QQ:474560388 邮箱:474560388@qq.com